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新闻

诚一斋代理当代书法大家丁谦作品


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亲切
接见书法家丁谦 

    2020年6月8日,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副主席、中国榜书研究会副主席、中日韩书画联谊会副会长丁谦,授权诚一斋代理其书法作品。



丁谦授权诚一斋代理其作品委托书


    丁谦是当代书坛有相当影响的书法大家,他的作品曾先后十多次荣获国际、国内大赛金奖,并作为国礼赠送美国总统卡特、克林顿,日本首相麻生,新加坡总统纳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等国家首脑和世界政要。2012年被评为“当代30位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升值潜力的书法家”和“中国军旅书法十大家”。

丁谦书法作品作为国礼赠送卡特总统及夫人


丁谦
书法作品作为国礼赠送日本首相麻生

丁谦书法作品作为国礼赠送新加坡总统纳丹


    近年来,他的书法作品分别在瀚海保利荣宝匡石等拍卖会上连连上拍,均拍得不俗的价格。先后在北京河南山东广西甘肃等地举办书法展,2013至2017连续五年受邀在北京荣宝斋举办书法展。

数据来自雅昌艺术网拍卖记录

    他的书法墨迹遍及海内外,被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等收藏,镌刻于紫云山、大别山等数十处碑林,并在香港台湾日本新加坡泰国美国等地展出。已出版各类书法字帖四十余种,发行达数百万册。


行书 《吉祥经》138cm×34cm×4

 

行草 毛泽东《采桑子•重阳》179cm×96cm 

魏楷 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234cm×52cm

 

 行书 颜真卿《劝学》138X69cm


 

行草 小品四幅 50cm×50cm×4

 


 

行楷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137cm×68cm
 

行书·老子《道德经》句 233cm×53cm
 

小楷长卷《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269.5cm×35cm

行草·清风明月 138cm×34.5cm
  

不激不厉 风规自远

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  张海


        丁谦先生是当代军旅书坛的中坚力量,也是当代书坛有相当影响的中青年书法家。丁谦先生的影响有别于一般书家。他有两方面的影响,一是传统书法在全国的影响,另一方面是硬笔书法在全国的影响。作为两栖书家,他既有硬笔书法方面的高超技艺,又有传统书法方面的深厚功力。能够做到二者兼擅,这在全国是很少见的。

        丁谦先生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成功,我觉得主要得益于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长期坚持,始终如一。我过去曾说过:兴趣这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人前进的永恒动力。据我所知,丁谦先生从小就喜欢书法。特别是从他参军入伍以后,几十年以来,一直没有间断,无间寒暑,久久为功,笔耕不辍,最后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往往有一些人,在做事情的时候,开始可能坚持的还不错,但是不能持之以恒。往往善始者多,善终者较少。而丁谦先生是既能善始,又能够长期坚持,这是他成功的第一个原因,也是所有成功者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的基本原因。

        二是根植传统,不趋时弊。丁先生对于优秀的传统有一种敬畏之心,然在此基础上学习继承,并发扬光大。他走的这条路子正且坚实。不急功近利,而下真功夫。有一些口头上说继承传统,实际上仅仅是在造型上做一些表面文章,被老书家称作是“笔墨游戏”。

        三是综合素养,字外功夫。什么叫书法家?如果给书法家下个简单明了的定义,我认为就是:书法家等于技巧加文化。技巧是必不可少的,但只有技巧没有文化,就会限制将来的发展,到一定的水平就很难再提高;但只有文化没有技法,同样也成不了书法大家。因此,作为书法家,这两方面都必须具备。丁谦先生在继承书法传统方面功底扎实,书法的各种技巧比较纯熟,有很好的笔墨驾驭能力。另一方面,丁先生的综合素养特别是文学素养比较好。就文化而言,不是要求书家一定要成为大学问家或者某方面的专家。但是作为书家,一定要有文化底蕴,要涉猎广泛。恰恰丁先生涉猎广泛,不管是文学创作,诗歌、散文,或者其它相关方面,都有所建树。读书多,又能写文章。从而使创作的作品更富内涵,更有意蕴。

        最近看到丁谦先生的作品,感到他的风格已经日趋形成。当然,一个人风格的形成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还会有一个不断丰富、深化和修正的过程。丁谦还年轻,将来的风格可能还会有所变化。但现在的风格已经初步形成。可以这样来概括,就是:“不激不厉,风规自远”。古人云:书如其人,这不一定适合所有的书家,但用这句话来描述丁谦先生,我觉得还是比较贴切的。他的书法,正像他一样温文尔雅。丁谦先生的为人处事,表面上看起来不是那么风风火火,但却效率极高。本人非常具有亲和力,给人的印象相当深刻。我想,只要丁谦先生能够坚持按照目前这个路子一直走下去,将来一定会取得更加显著的成就。


 

无意求佳而自佳

 

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李铎


        自古以来,军队便与书法有着不解之缘,造就和成长了许多书法大家。《吴子.论将》中有“夫总文武者,军之将也。” 康有为也有“书道犹兵”之说。书法艺术在部队中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历来为广大官兵所喜爱,已成为当前军队文化活动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

        当代军旅书法创作十分繁荣,流派纷呈,能者甚众,服役于总后勤部的丁谦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在漫长的书艺岁月中,在工作间隙,他广师前贤,广收博取,坚持“师意不师笔”的原则,在对传统书法艺术进行探微寻奥的过程中,倾入了自己满腔的热情。

        近年来,丁谦的书法艺术以楷书和行草书为主。其楷书上溯唐楷及魏晋、南北朝碑版法帖,但他主要的精力还是定位于欧字和墓志,其它仅为欧字的补充和融合。从这方面而言,无疑说明了丁谦的睿智和对艺术敏锐的观察力。楷书内敛的笔势,含蓄的起止,婉曲的线形,稳健的结字,也同时印证了丁谦性格的执著、坚毅与谨严,字里行间传达着他对生活的体验和人生的感悟。其楷书作品笔法细腻,意境清新,特别是他大胆地切笔运用,并将欧楷方正的结体加强为纵向扁高的结体,从总体上展现着一种清逸散淡的情趣,给人以新颖而别致的感觉,颇具魏晋士人通脱散朗气韵。

        丁谦的行草书以帖学为旨归,长期沉潜于“二王”的韵致及于宋四家的天真烂漫与放逸生奇,故作品结体宽绰,潇洒舒畅,疏密搭配得宜,行气疏朗明晰而气势贯通。用笔上,中侧锋并用,方圆笔兼施,侧露兼具,转承跌宕,提、按、顿、挫清晰分明,通过“发迹多端”,实现“穷变态于毫端,合情调于纸上”的创作追求。在整体布局上,注意线条的长短、俯仰、方圆、顺逆的变化,同时注重墨色的丰富和结字的腾挪,注重情感的自然流露,或端庄凝重,灵动秀美;或粗犷豪放,气势磅礴,处处展现着一种豪放、浑穆的情致。少字榜书作品,线条奔放,拙中藏巧,奇纵有致,跌宕生姿,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取胜,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充分显示了作者的艺术创作才华。

        在丁谦作品中,线条的方圆结合、点画的轻重变化、结体的疏密调节、行气的贯通与豪迈,均显示了“技进乎道”的追求。一方面,他继承传统,厚积薄发,兼学古人众家之长;另一方向,他绝非泥古,更不僵化,而能于不经意间表现个性、表达感情,没有刻意追求,没有牵强附会,做到“任情恣性”,大道自然,因而才能达到“无意求佳而自佳”的境界。

        成功的书家必然植根传统,具备扎实的、多方面的基础和素养,但涉猎诸体,遍临百家,终不得要领者,于今大有人在。而丁谦能在研习探究之中,将技巧法度衍化为自我驾驭的基本能力,表现了其对书艺基本规律的认知,足见其通达之能。观丁谦书作,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的作品有着浓厚的书卷气。我们知道,“书卷气”的获得一向是文人书法家竞相标榜的美学理想。构成“书卷气”这一审美趣味的内质,一为 “书韵”的理解,二为文化襟怀的广博。丁谦多具有文人雅致和情怀,他的才华和学识,决定了他对“文”的追求,对“雅”的向往和对“帖”的衷情。为了构建自己的审美理想,多年来丁谦对书法史和前人书论进行了较系统的研究,从米芾、苏东坡,到孙过庭、董其昌,从他们的书论、诗文乃至人生哲学,都细细咀嚼,反复论证。丁谦当是深识书韵的慧心人,志气平和的处世风范保证了他能在安闲的心态中思考、创作。这一方面,固然得益于他的文化学养,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他对书法艺术的深刻理解。丁谦于书法有这样的发悟:再新的艺术观念也不能替代严格的技法训练。而技法训练是一个沉寂枯燥的行为过程,应有充分的心境努力使自己沉入历代经典作品之中,去感悟体验用笔技巧的微妙变化,去复现线条的当下时空。这是丁谦对笔墨当随时代的诠释,也是其成功之路的具体体现。

        丁谦以“自我意识”观照对象,并在观照对象中观照自身。从自学到感悟,从抒情到对美感的追求,经过了漫长的阶段,终于慢慢营造出属于自己的艺术面貌。丁谦的书法艺术创作又是以感性的、顿悟式的艺术思维方式来统领其艺术实践的,而这正是优秀艺术家所必备的素质。而艺术之高下最终表现为境界之高下,而境界又以学养为旨归。丁谦具有扎实的文字功底和文艺理论修养,而这又丰富了他书法研究的内涵。

        任何艺术的精神再现,都必须以一定的表现形式为依托。对于丁谦而言,最重要的是他于工作和生活之余找到了一条适合抒发自我性情的途径。对丁谦来说,书法的融通,既是艺术的探求,也是精神的找寻。我们不难在其飘逸俊秀的作品背后,感受到他对宁静、淡泊、质朴、平和的向往。

        古人云:“兵者以武为精,以文为种”。努力继承我军优良传统,师自然造化,悟民族精神,是对每位文艺工作者的要求,同时也是对新时期高素质军人的要求。几十年来,丁谦于书法艺术由漫游而沉潜,进而触及中国传统文化的真髓,因而其书法艺术积久弥醇。面对纷繁喧嚣不断追逐的书坛,丁谦又表现出一种少有的冷静与沉着,从“师古人”到“师造化”乃至“师吾心”,说起来简单而又趣味盎然,实则是一条苦难而又艰涩的无尽之路。丁谦正用心在这条道路上进行着艰辛的跋涉,并努力创造着更高、更新、更美的艺术境界。

         “书者,抒也”,“写字者,写志也。”在丁谦书法作品集面世之前,谈点自己的一些感受,与丁谦共勉。相信这本作品集的出版,为部队及广大书法爱好者提供了一本极好的范本。祝愿丁谦以此为起点,在艺术道路上更上一层楼,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精品力作。


您是第 18501692 位访问者